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無能


大王和我公公已經在阿拉斯加了,由於瑪優不願孩子們置險,所以兩個孩子和我留在西雅圖。
我很難形容當下處境。我記得瑪優說過她如今在荷蘭的生活很孤單,因為正處於青少年的兩子放學後就會關在他們自己的房間,或上網或玩電玩,經常整天也沒和她講上幾句話、甚至沒見上幾面。

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

水患


具體地說,我並不是不相信命運這回事,世界之大我們所知的卻極少,太多的事並不是我們看不到或看不懂就可等同於不存在,我其實是接受各種可能性的。但這也包括人性自身的各種可能性,尤其人之「騙性」。與其被裝神弄鬼的惡棍拿走詮釋權去亂搞,我寧願選擇相信科學所能證實的少少已知。

2017年7月30日 星期日

歸屬


有時候,看到某種情境會直覺喜歡,自己當下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可能要到日後的某一天,才能整理出一個原由來。比如說《世紀天才》第一集中,愛因斯坦在十幾歲時決然放棄德國國籍,成為無國籍人,我觀賞當下光憑這點就覺他真是個天才無誤,年紀輕輕竟然就能感知國家/政府不見得是個基本保障。誰在十幾歲時會去想這種事?更別說實際幹出來。

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人老會變


以前常聽人家說,人老了後對很多事的想法都會變。確實,我覺得自己這幾年來想法變多、也變很快,不過,恐怕不是世道常見那款。

2017年7月23日 星期日

極簡


Minimalist是極簡的意思,有趣的是,如果你用Minimalist搜尋商品,常會得到兩個極端的結果,一個是物品本身的極簡,另一個結果卻是物品複雜得更甚平常。為什麼?因為它複雜你就得以簡單。所以一種是簡到物品之本身,另一種則是簡單到使用者的生活。

2017年7月15日 星期六

微風吹動


Many在昨晚(7/14)走了。雖然忍不住還是哭了,但不得不說自己這幾年面對死亡的能力,已很勇健。

2017年7月10日 星期一

告別

有句話是:沒受過苦的人怎知別人之苦。就如,擁有的人不知道沒有之苦。
逆向思考──
正因,失去或什麼都沒有的人,大都只能自然地焦注於失去/不有之苦,所以或許只有擁有的人,才談得了所謂放下的勇氣,才能去實踐放下。擁有的人確實幸福,還能有個甚麼東西,去決定要不要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