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3日 星期五

不通的,總得弄通



 
去年我的駕照更新,由於舊駕照的大頭照已經連用兩輪了,依規定要去駕照核發處重拍。那個地方有個專門幫人拍照的部門,所有須要拍照的人(也包括剛考取駕照者)要在等候區,等該部門的工作人員出來叫名字。

2018年7月5日 星期四

七月四日半誕生


去年我和大王就決定要自己重建餐廳外的露臺,從照片上就可見這露臺一角已經被腐蝕,傾斜到成為一個危險建物,我們好幾年都不敢去那裡閒坐了:

2018年7月1日 星期日

水清無魚

自從我退休後,生活上也不是沒和大王起衝突,但並非我閒著沒事找他碴,反而是他不太看得慣我日子過得悠閒,也不知是故意還是玩笑,經常提著要我去打個工,不為賺錢而是有個正事做。我輩人有個缺點就是:閒著會有罪惡感,大王這樣老派的人,自然也是如此。

2018年6月24日 星期日

活著


現實的日常生活中,我完全不是個有系統善收納的人,我家抽屜櫥櫃一打開,只能看得到最最基本的分類,例如杯子們雖全部放在同一區,但沒有依照用途或形狀或大小來排放。諸如此類。不過,那是外在,內在精神上我卻是個分類狂,兩個類似的東西我會很盡力搞清楚差異,區分歸類。

2018年6月23日 星期六


幾年前,壽司在歐美都有一股風潮,潮到連加油站便利商店都有在賣(盒裝),這一兩年我可以感覺到它在歐洲漸漸退燒了,泡麵還可見,壽司則沒有了蹤影。不過我兩子還是蠻喜愛日本食物的,雖然他們可能不知道多數在歐美的日本餐廳都是中國廚師。我因為聽得懂中文,自然早就知道這一點。

2018年6月22日 星期五

寶危機


我原本一直覺得我的兩個繼子在歐洲成長很OK,直到這次去祝賀他們18歲成年生日時,才發現他們有很大的媽寶危機。倒不是他們有多聽媽媽的話,或多順從媽媽的意願,而是他們在衣食無憂的環境中長大,已經失去為自己的日常生活負責的動力。

2018年6月5日 星期二

視覺文學(Graphic Novel)


四月時大王獨自去了一趟荷蘭,回來後他和我提及愛傳正在看一套日本漫畫書叫「Vinland」,我查了一下原來是《海盜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