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1日 星期五

積極得令人想吐


我以前一直覺得自己樂觀向上,後來果然發現這些性格是可以被磨滅的。失衡之後又復衡,開始反思那些所謂正面能量,一直想傳達「其實正面積極也不見得有想像中那麼好」,不幸多次被誤解成我陷入消極負面狀態。
終於,最近找到一個活例可以幫我一把,那就是這兩天爆紅的吳萬固,彰化縣軍公教聯盟召集人。某個他去上過大家瘋傳的電視節目,我很努力地,也終究看不下去、看不完,再多看一秒他的積極力抗,我恐怕得去裝葉克膜,我沒必要為了那種奮發的老人英年早逝。

2017年4月10日 星期一

沒做壞事也要怕


這世界最鄉愿的一句話就是「沒做壞事就不必怕XX」(XX可代入:被竊聽、被檢查.....等等等的公權力的霸凌)。
我到二十八歲前都還是個國民黨信徒,也覺得自己應該是中國人,更精確地說,我對政治完全沒興趣,不知道民進黨在鬧什麼,覺得那些人很是台灣的亂源。

2017年4月3日 星期一

成熟的目的並非為了完美


我錯認多年的事之一就是,誤以為成長/成熟的目的,是為了完美/圓滿我們每個自身。但這件事在看完紅遍全球的挪威電視影集《Skam》第三季後,我終於更準確地了悟了。

2017年4月1日 星期六


看愛情劇時突然有一感思入腦:東方女性似乎很喜歡霸道的男性。比如被壁咚,被公主抱,被男性的強勢(身份地位、財力)所強行征服了。在亞洲,讓女性觀眾癡狂的喬段,大抵都離不開這些元素,簡單一句就是:男人要霸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