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0日 星期一

告別

有句話是:沒受過苦的人怎知別人之苦。就如,擁有的人不知道沒有之苦。
逆向思考──
正因,失去或什麼都沒有的人,大都只能自然地焦注於失去/不有之苦,所以或許只有擁有的人,才談得了所謂放下的勇氣,才能去實踐放下。擁有的人確實幸福,還能有個甚麼東西,去決定要不要放下。

我的放下,非不珍惜,因為如果擁有的人都不放,天底下還能叫誰去放?「有」,才有放。
對於我而言,放下最重要也最正向的部分是:我肯定了自己擁有很多。至少是已經足夠多。
放下,不是決絕的什麼都不要了,而是珍惜儉用現有的,停止再拿取。
交換日記的忠實讀者,應該不難從此書注意到我這幾年來的「行徑」。今年年初時我做了個決定,原先也有點嚇到自己,不過仔細回顧自己這幾年的足跡,我又覺得走到了這裡,實不能說意外:
我決定退休了。

鄧惠文醫師曾說,為人父母者還須要注意小孩所處的觀念、潮流,她的意思是時代一直在改變,人的觀念和價值觀也會隨著時代演變,昨是可能今非,很多觀念價值並不是恆定的。我記得我小時候曾聽過某個和尚的故事,他的名言是「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很多包括現代的人也還深以為然,認為活著卻不工作,是一種罪惡或浪費。可是時代改變了,如今很多人生下來就衣食不缺,甚至父母賺的都夠其子孫吃三代,可其子孫仍沿著上一代的價值持續汲汲營營,社會可能就出現了像我這樣的人,會納悶「你們一家是要拿多少、要海撈幾代才會覺得夠」?這和「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觀念已經有了衝突。

每個人的時代都有它的幸與不幸,在經濟上來說,儘管出生於一個不富裕的家庭,但我覺得我的大環境是幸運的。幸運到我覺得很足夠,可以停止了。說句囂張的話:我此生曾有的夢想,其實大都實現了,雖不包括理想。這是退休念頭產生的原因。我絕不富,重點是我認為自己已夠過得去,我很幸運自己有這樣的信念和勇氣,那才是我的真資產。我不怕是因為我有,或其實是自認為有,但這虛幻才是重點。如同有人說,眼睛看不見的價更高。

從今以後寫作純然是興趣,除了現有累積的創作將來仍會集結出書之外,我不預計自己的作品,或我本人,會再去求商業價值。不過這也是告別的時候了,尤其是對交換日記的讀者們,交換日記將不會再繼續了,這件事其實在去年就已經和玫怡有共識了,總有一天要道別,不如就直接是今日吧,所以今年不會再有交換。當然玫怡仍會持續她個人的創作,要退休的是我而已。(註:部落格仍會隨性更新,但miaoju.com的網址很可能在到期後就不續買了,將來若想來此部落格請從http://memoryofafox.blogspot.com/進入。)

此後,我就是個不知名的路人,我很歡喜,那是一種莫大自由。一路走來,我沒錯過多少,不管是好的還壞的,苦的還是樂的,我並不是都不再惶恐,但覺得,總是走得過去的吧(?) 曾說過「無聊是一種幸福」的我,意識到平淡之美好,我反而不希望人生再有太多戲劇性情節。另外,我也深知,自由其實是要用很高的代價去換或去維持的,它不是人人生來就有的,也不是一旦擁有就不會減少或失去的。此後我所有的積極都願放在讓自己生時擁有它、享受它。

真心感謝各位的一路相伴!我希望你們也都很好。




56 則留言:

  1. 看到最後。
    我哭了。
    雖然我也有感覺你快將停產。
    不過當看到你在這裡確定的時候我還是忍不住傷心起來。
    謝謝你這麼多年來一直陪我們走過那麼多悲與喜。我真心的祝福你。就像你說的,懂得放手才是真正的擁有。
    ps/退休之後來澳洲記得找我!
    ps2/安排老人院了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個人是沒有錢啦,不管是旅行還是養老院都沒有,一切要仰賴大王是不是會心血來潮,若沒有,也不會怎樣,相識何必曾相逢,各種慾望都可以看開些(我好像出家了似的),我們的精神曾經在一起就好夠了啊。

      刪除
  2. 自由真好~

    祝福妳&妳所深愛的一切,都好。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也同樣祝福你一切都好。

      刪除
  3. 謝謝妙跟玫怡帶給我們的文章,很幸運透過文字認識你們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時會感到可惜,我沒有反過來也都能認識每個人,幸好網路時代比古代好很多,至少還能有一些交流

      刪除
  4. 嗚嗚嗚,其實去年看交換,玫怡的語氣我就感覺到這極有可能是最後一集了。但不敢面對,最近本來也想趁妙的這版面探詢,誰知今天就讀到這篇QQ

    儘管退休,如果妙有空有心力也願意,或許也可以在某年回台時辦個小小見面會?邀集二十人以內,在台北找個咖啡廳,大家聊聊天 ^^
    人不多應該比較好辦,場地好找,費用可以和咖啡廳喬好請他們在櫃台先收(我可以幫忙找場地和聯絡)。不過也許我想得太簡單,這是我私心的小小想法 >///<

    從以前妙的舊網站,我就一直很想分享當年迷上交換日記的心情,那時是在逛書店時看到交換日記第一集,覺得有趣,但沒有買,過幾天又去翻,讀到妙被退稿又哭又笑的心情,我非常感動,就買下來,借給朋友看,她也很喜歡,還在火車上忍不住大笑,後來因為把書翻得爛爛的,買了本新的還我。之後我就一直是忠實讀者了,每集必買,妙和玫怡在生活中的心情和顧慮也常是我會有的,所以交換日記也算某種心理治療,除此之外也在交換日記中得到許多資訊。感謝妳們兩位作者,也祝福妙退休後的人生~

    我這兩年也在實行斷捨離的人生,算是有點看清資本主義社會的本質吧,不想為那些既得利益者貢獻更多個人的自由,同事總是會以誰家裡好有錢或是開了名車或是買了高檔商品衡量對方說好有錢,實在令人厭倦。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很感謝這幾年(尤其到最後還不離不棄)來所有的讀者們,但見面會應該不會考慮,我曾在書上說過兩次「不生不滅處亦不求相見」,若這境界算是個攻頂,我想我已成功登頂了,這幾年,只要想到親朋好友們都還在就很安慰喜樂,我似乎已經沒有和誰相聚的慾望,甚至是連對家人也懷抱此心,實話說我真有一種出家了的感覺,霎那即永遠,我已經不再很需要實質的聚首。
      我們人類真的過得很好,如果能認清很多痛苦的本質,旁觀地球上的一切,就知人類是地球上過得最爽的生物,但那卻止不住芸芸眾生的各種不安全感和無底的慾望,可見錢不是解答。名車名包豪宅,還需要這些的人,其實非常虛弱,他們才不是人生勝利組。
      記得我提過大衛和歌利亞的故事,人可以不去打他人體制的戰,敢的話全身無甲反而打得贏最強大的戰將。最無虞的家並不會生出最優秀的孩子,人生真的可以不必要得那麼多,如果想強大的話。

      刪除
    2. 啊,妙確實有提過不求相見 ^^|| 人真的可以不必要那麼多,反而更顯強大。

      其實我去年也算提早退休了。也是走一步算一步,因為很厭倦這個體制,討厭被打考績來衡量自身的價值,只是我還是想對這社會有所付出,悲哀的是升學主義加上台灣工作環境(長工時),自己似乎也沒有其他所長,羨慕你們作家有作品可以影響他人,我目前想到能做的是持續關注社會議題,至少讓某些聲音和想法能被看見。

      另外,被禁錮許多年的作家劉曉波今天過世,唉,希望在中國能有更多人看到這個政權的恐怖。

      刪除
    3. 我內心對成功人生的定義已經改很大了,年輕時確實不懂事,以為要功成名就才叫成功,現在只覺得不怕就是成功──不有那麼永無止盡的不安全感,不怕沒有或失去(不論是人或事或物)。
      劉曉波事件,我覺得中國政權固然可怕,但他的孤單無援更是嚇人──十幾億人民怎能讓少數權貴惡霸貪腐洗腦到這種程度?還要支持他們霸凌台灣和香港,中國人一點都不可憐,活該剛好而已。我曾對台灣人失望很大,但比起來,台灣的劉曉波比中國多很多,台灣的「暴民」也比中國多很多,如果在台灣只是失望,在中國那就是絕望了。

      刪除
  5. 有點傷心卻也很開心
    雖然不會再有交換,但還能持續看到玫怡跟妙的文章,
    依舊是種幸福:)
    交換從我國中一直陪伴我至今,
    妙記也一直是我的廁所良伴XD
    有時生活中碰到難題仍會不時回去翻看,
    從字裡行間尋得勇氣跟安慰!
    謝謝妙,人生旅途裡能有你的作品相伴覺得很幸福:)
    唯一的遺憾是未曾參與到簽書會QQ
    好扼腕><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我一直都不適應公開場合,所以不管是簽書會或座談或只是聚會,出現的那個我本人都不是最真的我,所以沒參加也沒什麼好遺憾的......

      刪除
  6. 有幸在誠品工作時認識妙的作品,曾在台北書展與妙有一面之緣,更有幸能夠在這個板上跟妙交流些許。一切離捨之心起於自身而非外務,緣起緣滅莫強求則不悲傷!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都不知道原來你我曾見過面!

      刪除
  7. 19歲就看了交換日記一直到現在32了,歲月啊⋯⋯潛水第一次留言給我喜歡的作家,默默支持你們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你特地浮出來,很感心......

      刪除
  8. 那妙如的博客來專欄還會繼續下去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專欄會寫到對方通知我停或換主題時為止。(因為要退休,所以下次他們要改版時,我就不會再接下去跟著開新專欄了,到時就會停止吧)

      刪除
  9. 祝福妙,退休是好事,謝謝妙過去幾年帶來的歡樂和醒思(意思是有些事情我全然沒想到,謝謝妳提到,讓我有所思考),未來我想妳會有更多自由的時間可以做更多的事,這樣很棒。

    我月底也要提早退休了。世上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在這領域退休不表示全然沒事做,時間更多代表可以做的事更多。

    我是資深妙友海倫,看到這篇一定要浮上來,哈。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有從你的噗看到你說要離職的事,我也覺得很好,你結婚卻沒生育的狀態和我很像,我一直覺得我們這種沒有下一代要顧慮的人,其實很自在,不用太擔心經濟一定要怎樣,只要自己和老公過得下去就好。(當然也有不少缺點啦,但我們總要先看自己的優勢。從今後讓自己快樂至終是最好的人生,我們畢業了,不用再拼了,真好啊,不是嗎?)

      刪除
  10. 認識妳真好,謝謝交換日記,陪伴我度過10幾年的時光!!
    從一個少女直到成為一個媽媽!
    每一個階段再重新讀過
    都有不一樣的感受跟領悟……
    謝謝妳們!

    回覆刪除
    回覆
    1. 也要感謝你願意這麼用心體會!一個作者能遇到像這樣的讀者,真的很夠了!

      刪除
  11. 交換日記帶給我年少時很多的歡笑跟開啟我的視野,很感謝妙如跟玫怡維持了那麼久的手寫圖文交換日記!
    以前也從來沒想過會跟妙如在網路上對話,妳真的是現在台灣少數偏離商業化、對事情的看法觀點也很有深度、所關心的題材廣泛的作者

    最近我有時會想,大部份人都想要擁有很多,覺得這樣才有選擇權,但我另一方面也感到,能夠有越多選擇權的人往往其實伴隨著越多的膽小,因為有了就會怕失去。大概跟''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有類似的意味。有或沒有,哪一種才是自由呢?我心中的自由是,能夠在有跟沒有之間穿梭自如

    還是有個小小的期待,能以網路交流形式跟著妙如一起成長 ^^"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好像曾經在自己網站上有說過一次,當初努力想闖出什麼名堂就是為了讓自己有所選擇,但我追的從不是錢,而應該是一種勢吧,我以前認為那也是一種自我維護和爭取,我不想當一個好欺負的死老百姓。
      我心中的自由是:即使不去求特別的社會地位,一個人的各種基本權利也能被保障,這就是自由。我剛到美國時,很意外地聽到一堆胸無大志的年輕人的心聲,他們年紀輕輕卻都只想要平凡安寧的生活。幾年後我突然覺悟了──在這樣的一個國度,我確實不用拼特殊地位來求自身的公平正義!在這樣的一個國度,如果你求的不是錢,平凡人確實才最自由快樂。我慶幸我來到美國,其實我也非常高興我有擁槍的自由和權利,雖然實質上我還沒有,我也不是真的想要有槍,但我喜歡要和政府(權勢中心)拼鬥時,不是赤手空拳以卵擊石。也不是我得達到什麼樣的地位才可擁有武裝抗衡之權。
      這樣的社會,我樂於當小民,而且覺得更自由。

      刪除

  12. 從國中開始看交換日記,到現在為人母了
    一路上謝謝一直有妳相伴
    祝福妳跟大王往後的日子一樣感到富足安康
    天空一直清朗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大王是我人生難得的寶,我和他在一起很無憂,他掉的屑就足夠我安康,雖然他本人也不甚清楚,不過他也是我的精神導師,雖然他本人並非無欲能捨之人,但我斷捨離根基之優秀且健康,卻大都是拜他所賜。
      也祝福你的家庭。

      刪除
  13. 上次參加交換座談會,從玫怡的言談之中,就覺得交換要完結篇了.心中萬分不捨所以交20我看一半,一直不敢看完,總覺得只要我沒看完它就不會結束...
    感謝妙妙與玫怡分享這些年的生活點滴,滋潤我的生命,我也透過交換日記認識好多朋友.真的是十分奇妙的緣分阿.
    在不生不滅處亦不求相見,但這生命中緣起不滅的奇妙連結,永遠是我心之所向的精神寄託.

    回覆刪除
    回覆
    1. 聽你這樣說我真有點不捨。座談會時(應該比這更之前),我和玫怡確實已經達成結束的共識,其實也沒膽子在20集中就直接宣布,我和玫怡都知道,這二十集也將近快二十年來,受大家照顧很大,講出結束總覺得有愧欠......是這種心情,我們沒明講卻透露出這樣的訊息,想讓大家有個心理準備。
      其實大塊也做了很多努力(挽留交換),以至於,我和玫怡也沒敢把話說到全死,甚至曾一度答應告別版的可能,但總之不會是今年,如果真要做個告別或紀念或像同學會那樣的版本(非剪輯舊作),不會是今年,但確實還有那麼點可能性。我不知這樣是否有些安慰到你?希望有......

      刪除
    2. 告別版這主意不錯!!! 撒花~ 交換能出那麼多集我也很感謝了,但是若能隔一兩年有個告別版加上兩位作者回顧往事一定很棒!

      至少有這可能性可以期待~

      刪除
    3. 再次強調一下,這是「可能性」而不是承諾喔.......

      刪除
  14. 妙,看到你要退休的消息,除了不捨,還是不捨。

    我是你多年來的讀者,雖未曾參與過任何活動,也不活躍於留言,但我持續關注你的作品,包括你的博客來專欄和這個部落格。這個部落格我甚至是經常來看看你有沒有更新的。

    由少年時到現在三十歲了,你的作品影響我甚大,從愛情到政治到人生觀,透過你的文字圖畫,我都得著很多。現在你要退休了,失去你的思想啟蒙,我感到很可惜,但多年來所汲取的養份,相信都足夠我面對日後的人生了。

    遺憾沒有與你見過面,希望有一天到西雅圖旅遊的時候,能偶然碰上,我一定會親自感謝你多年來的陪伴。然後,就沒有然後了。謝謝你。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從前,我也有一個最喜愛的作者,他的作品也曾陪我度過無數人生難關。但有一天有一刻,我發現自己在某事的想法上和他大不相同,我是沒有因此就不再喜歡他,但那一刻我知道我已養成自己獨立思考的良好能力,不再那麼渴求知道他的意見了。
      我覺得這是最好的作者/讀者關係,身為一個作者的我,其實也最希望讀者長出了屬於他自己的智慧,希望自己只是讀者人生中的一小段,不希望被長期迷著。我很樂於失去讀者,樂於看見他們獨立,或找到更棒的依隨。所以不用謝我,因為我實質上也不希望被拱被黏(希望你有笑出來,因為我這樣說的意圖是展現幽默)。

      刪除
  15. 妙,謝謝妳分享給我們的一切,妳給我帶來的生活歡樂和感動,一直在我心中。
    很開心你在你人生的收割期為我們做了這麼好的示範,往後的日子少了你的分享真的是會淡色許多,祝福妳,瀟灑自在(a?好像怪怪的):p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會怪!你說得其實很精準啊,瀟灑自在確實是我的走向!也祝福你成為你想當的人。

      刪除
  16. 不捨是一定的,幸好還有這個所在,此時此刻也應略微表達我的感受。多年來兩位作者的陪伴與灌溉,從我人生的谷底到現在,更開啟了許多新視野,實為我幸。十年前和妙的mail到現在還保留著,久久整理一次信箱時會再看一下藉以激勵自己,還是感謝。能夠認識妙和多位妙友,無限美好...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讓我有些惶恐了,希望十年前我沒造下什麼口業!我這人有說話太直的習性,也有不斷認錯改進的優點(?),希望我十年前的話至今我自己還同意。

      刪除
    2. 十年前的話,至今你還是同意的,沒有太直,很發人省思,我非常受用及被安慰,如今一切都好,甚至覺得自己幸運與幸福。祝福你成為你希望的自己。

      刪除
    3. 我已經成為我想成為的人了(又一願望實現了),這就是我感到驕傲之處,彎彎繞繞之後,我終究沒失去自己、沒迷失於紅塵。

      刪除
  17. 看見交換要完結篇的消息,好複雜的心情(嗚嗚)。交換是我從學生時期就相伴生活的作品,一直到現在。再好的伙伴,也有告別的時候,祝福妙妙自在的享受生活,平安健康喔~ 謝謝妳和玫怡..一直給我們溫暖開心。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周我的健檢結果有些風波,醫生為重拍後的X光片打電話來,我一直以為出事了(通常若沒事他們不會連絡),偏偏那通電話我因為在煮菜沒聽到,回撥時對方卻已下班。
      熬了一夜隔早再打,才知原來對方只是要說X光結果正常!確實通常沒事不會打,但我因為是被要求重拍,所以對方才特意想讓我知道結果正常。(但我反而被嚇到)
      總之我要說的是,除了膽固醇過高我一切健康平安。所以也謝謝你的祝福,並希望你未來也一切安好。

      刪除
  18. 謝謝妙如在我重度憂鬱時期治癒我的心靈
    希望你一切安好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相信治療你的其實是你自己!我的角色可能只是在旁加油助陣(而且只是其一)罷了。但謝謝你給我這麼高的credit。希望你未來也一切都過得去(若沒有也沒關係,我自己也常過不去,甚至接受自己過不去,接受自己不OK,然後就軟賴著直到自己再正常起來)

      刪除
  19. 妙,你的存在對我的意義,幾天剛好仔細想了一次,我們從沒見過面,但是你是真實的參與著我的人生,宛如一種神靈的概念,謝謝你的一切,也很感謝自己這麼認真的體會過你的文字。
    妙,再見👋。

    Marquise

    回覆刪除
    回覆
    1. 「神靈的概念」讓我笑出來!很好,你有得到宇宙的禮物。

      刪除
    2. 你就跟邱妙津一樣經典,從此以後,你們就是我心中的雙妙女俠

      刪除
    3. 我有點汗顏,像我這般平順好命的,竟也能和邱小姐被降苦難的人生相提並論嗎!我感到被高估啊,雖然也很歡喜。

      刪除
  20. 我也是資深潛水讀友,看到妙要退休的消息,想說還是要浮出水面傳達心意,謝謝妙多年來分享你的生活與想法,很高興能成有緣份成為讀友。我現在也有點類似退休的狀態,幾年前跟老公把工作辭了從台北搬到台南,還在摸索、調整著生活,但目前為止感覺非常開心!祝福妙退休後能快樂輕鬆做自己,共勉之~~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某種程度上也在等大王退休,他肩上還有擔子沒能像我這樣自由任性,不過還好他是歐洲人,他們的習俗並非一世都要顧養孩子。還有大王的自我規控能力還沒我這麼好,當然我也會擔心他退休後生活失去重心找我碴(這不是不可能),因此我一點也不急著要夫妻同步。
      我相信你們夫妻都有很多還要調適的地方,甚至可能得花上幾年,不過我祝福你們,你們至少已經起步了,願一切順遂。

      刪除
    2. 我跟妙在這篇文章裡關於擁有的想法很像,我覺得我擁有的是我想要而且珍惜著的,對我來說已經夠了。頭銜、過多的財富讓我覺得很空虛,而且那些都是交換來的,用健康,或是自由等等。

      我三十出頭時失去了幾個親人後,覺得人生在世過的開心最重要,所以跟老公規劃佈局了幾年後就辭職&島內移民,雙方父母都有點擔心,朋友以為我們中樂透了,哈哈。其實我們也還在摸索要怎麼能維持自由的生活而又能賺取基本開銷的收入,但我還是很高興當初兩人有勇氣一起辭職改變生活。就像你說的,至少我們已經起步了。^_^

      刪除
    3. 我其實也想過,會不會有人懷疑我是中樂透了,我也想說一下我並沒中樂透,倒是我的人生本身就是個樂透,我遇上的大都是很好的人事物,才會讓我成長得這麼好。

      刪除
  21. 最近因罹癌在家休息,把二十集的交換日記重看了一次,由二十開始往回看,每看一本就想到當年的自己…
    從初出社會什麼也不懂,到現在四十歲了。

    說交換日記陪我成長、給我思考的養分,一點也不誇張!
    總能在妙與玫怡相異的觀點、辯證下,激發我的思考擴展我的觀點。

    謝謝妳們,對這二十年來的美好,捨不得道別!
    但是,謝謝你們。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時候我也會想好好整個重看過,看看自己寫了些什麼,我肯定我也寫過不少渾話(依我的個性推斷),只是大家不願苛責罷了。
      倒是很難忘記這二十集以來的兩個雙親之癌症,不可思議的是活下來並痊癒的我媽的事件,對我的激盪度和影響程度是更深的,活著原來真的比較不容易(但不必然是比較痛苦)。以此,我忍不住想提醒,希望你要走正規治療,不要以身試苦地徒增旁門左道之累,現在的科技已經非常厲害了,尤其在台灣寶島,但願你早日康復。

      刪除
  22. 王鼎鈞先生到80歲還在出版新書,我ㄧ直以為作家是一輩子的事業,志業。
    miao現在想停,但是人的想法會改變,我期待哪天maio會再出版新的作品,交換日記也可以保持開放的態度,3年,5年,或10年後,想寫都可以再寫。
    感謝maio無碖是在書上,網路上,回應讀友的疑問,帶來笑聲與智慧,讓讀者有機會變成一個更快樂更成熟更好的人,不完美,有些小缺點,卻是真誠盡興的活著,有maio,世界多美妙歡笑。

    今天正好在作家平路的臉書讀到,可以呼應的話。
    「對於我,父母雙雙故去、兒女漸漸成人,此刻,但凡計較的、複雜的、糾結的都漸次鬆解了。若問我內心,我所在意的,愈來愈是單純的愛、單純的付出、單純的快樂……
    此後做任何事,理由將是我喜歡,我甘願,我非做不可,而專注於寫作,說不定,也是在追求某種純粹的狀況。在其中渾然忘我,日以繼夜,只為了更接近意欲描述的情境。
    如此一來,親緣、寫作的路以及人生的況味,竟也統整起來,在當下,似乎是單純的同一件事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每個人的想法不同,活著的時代背景也不同,我確實曾經也覺得寫作是我的天命之類的,曾覺得自己幫助過別人,或帶給別人歡笑,我也知道可能很多人都願意跳出來證實事實如此,但,事實如何已不太重要了,我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因緣際會,我得用個老梗,相逢自是有緣。可是這緣分不是單一方的牽連造就,功自然不該只歸於我一人。
      話又說回來,我並非要封筆(部落格會繼續),我說的是,不再以此獲取名、利,這應該是更純粹吧。我認為世界上沒有什麼是誰應得的,我自己最好也別迷思在那裡。

      刪除
  23. 沉淺這麼久忍不住浮出, 好傷心卻忍不住為妙妙高興, 沒有交換很失落, 其實我剛好比妙妙跟枚怡小一點, 所以人生中總是隨著姊姊們的步伐前進,心中充滿能量.想到交換的主人,已經踏入另一個領域又覺得開心,心中只有祝福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你,我自己感到的是破框解脫而非失去,高興開心該是正常的反應。我也祝福你能到達你想去的地方。

      刪除